勾搭到了画手的假文手

糖奶妈,想要评论
cp也是我的绑定画手:@灰烬之前
主吃雷安雷、all卡、鬼莱、耀柠、还有小英雄的切上!
嘉瑞洁癖不可拆可逆,拒绝雷凯,雷嘉金,也不吃除了安哥意外的雷受,总之胃口可叼。
欢迎你们来扩我!!!
还有这里是一个卡卡的亲妈粉!这皮是卡卡和安哥。
无任何专属,希望要一个专属埃米或者是卡卡!
注意:我吃瑞卡

长评!

卧槽小可爱!你怎么那么好啊,全中!还想到了我压根没有想到就是想写的东西!爱你,我还想要长评,有人给我写吗?

茗苴苴不是茗猹猹:

@勾搭到了画手的假文手 
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字并不是特别完美,太太埋下了的几个伏笔都没有用到
第一个夫人的要像水枝柳一样活着就是一个,应该是想要后面拆开,是薰衣草
那个安迷修的省略号应该是说的妈妈,但最后这两个都没用到,但却起了一个抒情的作用,不算很糟糕
然后后面结尾的话我可以理解了,看了看曲子我也知道太太想表达什么,太太是想传达一种在安迷修眼里,重要的东西就只有雷狮对吧?
觉得全篇最棒的其实是那个比喻句,毒蛇的那个,最后灌入毒汁我可以猜到什么意思
太太想表达一...

水枝柳?薰衣草!

ooc有

emmm,反正写的很认真,写着写着就哭了……

安迷修的过往(私设)然后是个雷安!

薰衣草的花语:等待爱情

水枝柳的话语:孤独

推荐配乐《布娃娃cryptolalia》

有借鉴上面的歌词,侵删

至于为什么要写,大概是想到了我当初吧,借鉴是因为我也没法用我的经历来,我当时只顾着哇哇的哭了,而且也没有什么雷狮安慰,这个待遇真糟糕啊……


白色的窗纱被风撩起,微微的起舞让人愈发无端的感到了恐慌,像是鬼魅的裙摆,被风吹进来的零散的紫色花瓣落在地面上,纤尘不染的地板上落下来的那摸柔和的紫色确实分外的眨眼,幽香丝丝缕缕浸透空气。我自然是认得那花,我依稀记得,当年有一位...

如果我的一切重来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你会做什么”


嘉瑞

“嗯……我也只能从来一遍吧,明知自己犯了错,不应该去参赛,可是,我还是想去找格瑞啊”

“嗯?我吗?一如既往吧,再一次去参赛,因为我有两件必须去做的事呢,果然是九岁吗,除了武力完全找不出可以夸赞的地方,但是,喜欢就是喜欢。”


瑞卡

“那个沉默寡言的军师,想要守护他。”

“我只能循规蹈矩,尽我所力活下去,为了再次遇到大哥,为了再次爱上格瑞……”


雷卡

“我?尽可能早些找到卡米尔吧……“

”我没有选择权利吧?不管多少遍都是必然的吧?我只能拼了命的活着而已哦?不过,不管重来多少次,如果他伸出手了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追随的……“...


前行

ooc有
安哥独白
对,就是想要那种失去所有的感觉

雨声在耳畔嘶吼,天地之间目光所及皆蒙上了一层水色,棕发被雨水打湿,湿哒哒的黏在脸颊上,精致的妆容被雨水冲毁,独属于花魁的十二单被水打湿,披在身上反而沉重不堪。
我想去追,却丝毫未迈步,我自是心明如镜,从坐上花魁的宝座后,便再未想着可与人并肩的念头。

那美好的如泡沫的幻境,就让它永久沉睡在梦里吧,锁上层层枷锁,永不见天日吧。

如果这样的话,如果这样的话……

你会开心吗?

虽然,告诫自己不可失了仪态,可为什么,你冒雨出去找卡米尔的时候,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

这一具千仓百孔的身躯,这一颗遍体鳞伤的心,这一对失魂落魄眸子,不够吗?不够吗?
还是不够吗?

我已经把一切都...

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

ooc有
小甜饼
求回复w
得到了一个卡哇伊的画手,所以今天高产(bu)
雷卡
不喜误入

如果,如果我。
如果我没有遇见你就好了,
如果在遇见之前你就死掉就好了,
那么我就不会因为你的死去,
跪坐着感到悲伤。

如果,如果我。
如果我没有跟随你就好了,
如果在逃离之前你就死掉就好了,
那么我就不会因为你的不见,
彷徨着感到绝望。

如果,如果我。
如果我没有信任你就好了,
如果在前行之前你就死掉就好了,
那么我就不会因为你的消亡,
疯狂着感到崩溃。

但是,
如果,如果我,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没有跟随你,没有信任你
我才会后悔的吧?
如果我没有体会过你的温暖,
没有感觉到你的爱意,
没有你,
我一定也是不完整的吧?

所以啊,
即便你死去了,
即便你不见了,
即便...

甜腻腻的晚安短打

想要评论
ooc有
最后所有的小可爱们晚安吧

雷狮不喜欢甜食,这只有雷狮自己知道。

“大哥,要吃吗?”

卡米尔发觉只有自己在吃大哥看着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便用勺子挖了一勺递到对方面前。

雷狮吃了。芒果千层的果香和甜蜜的气息混合的恰到好处,在口腔中层层叠叠的扩散开来。

其实,也没那么难吃,对吧?


隐藏着雷狮对卡卡的爱啊,而且勺子是卡卡用过的,简介接吻。

难产的晚安短打

晚安短打我都产不出可能是废了
ooc有
想要评论求你们了
最后所有的小可爱们,晚安

恶党生病了……
罕见的安静,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学习神晋耀(bu)汗水濡湿了碎发,眉头也一并皱起。
安迷修试了试他的温度,额头很烫,炽热的让他下意识收回了手。
“唔,别走……”
声音很轻,手扯住了安迷修的衣摆。
“……好,我哪里都不去。”
“嗯……”
他就任由恶党抱了一上午。
然后下午的时候。
安迷修在做饭,怕雷狮在睡觉,打算悄悄的放进去。
然后他就从门缝里,看着雷狮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从床底下掏了一个热水袋,放在额头上。
我TM就说你今天额头和沸水一样!

“嘘——”

ooc怪我
请务必看一下简介谢谢
比起喜欢关注更想要评论

试图文艺一把
以上,顺便小可爱们晚上好

风撩动了窗帘
月光静悄悄撒在你的面颊

如水的月光

闪烁的繁星
为你织出一个甜蜜的梦

闭合的紫色双眸
模糊的轮廓
和你均匀的呼吸
满足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浅浅的微笑
愿这美梦伴你至天明

隔壁的房间
坏孩子的吵嚷
是否惊扰了你的梦境?
不必惊慌
我会平息这声音


拉开房门

孩子们在嬉戏

送他们会到床上

对他们说一句话

好让你继续你的甜蜜


我说了一些什么

让风来告诉你

吹落那单调的音节

“嘘……”

想要了突然,麻烦大家给我写一个两个的好不好啊!我保证明天五更!全糖!外带一把刀!不管怎么样请务必给我一个吧qaq,求你们了小可爱

雷狮爸爸儿子!!:

求.....?!( ´•̥̥̥ω•̥̥̥` )
想知道自己有没有ooc呜呜呜

一条躺平的〇〇: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真的是今天最后一篇了!

还是没忍住再来写一发!
ooc有
最后我的小可爱们晚安

“安迷修,如果买围巾的话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
雷狮摸了摸脖子,细细密密的凉意再身体里乱窜。
“紫。”
安迷修想也没想,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你喜欢什么颜色?”
“绿。”
“那你怎么不要绿的?”
雷狮有些戏谑,带着一些嘲弄的意味冲着安迷修咧开嘴。
“因为紫色是你眼睛的颜色。”
安迷修瞥见了雷狮的笑容,也咧开嘴,冲着雷狮微微笑了一下。
雷狮扭开头不去看安迷修,心跳的声音却密集了起来,绯红渐渐染了他的脸颊。
“切……”

今天的晚安甜饼和昨天的

ooc有
短小但不精悍
最后宝贝们晚安啦w
安雷,不是无差,差别可大,雷者慎入

“安迷修?安迷修你在吗?我有事找你安迷修!”
门外传来咋咋呼呼的少女音,还伴随着如鼓点一般密集凌乱的敲门声。
“什么事?雷狮在睡觉,请别吵醒他。”
安迷修迅速拉开门,蹲下来看着艾比,对着面前娇小可爱的少女眨了眨眼睛,希望她好好配合。
“……没什么,算了。”
艾比看了看面前的人,突然改了口,扭头就走,甚至不给安迷修反应的机会就“噔噔蹬”的跑了下去。
安迷修无辜的看着艾比迅速逃开的身影耸了耸肩膀,转身关上门为雷狮掖好被子,闭上眼睛一同睡着。
艾比当然不是没事来打扰的,她只是看见被窝里的雷狮转过头来狠狠瞪了自己一眼……

“好热……”
安迷修陪着雷...

如果我的一切重来(上)

我是不是特别高产!一上午五篇!

ooc有


如果人生重来,你们想干啥?

安雷

“我绝不会逃跑,我一定要找到年少的安迷修,然后捅死他”

“我?可能会逃走吧,绝对不会参加凹凸大赛,去找我的小祖宗”(给雷狮顺毛)

佩帕佩

“我?去凹凸大赛吧,然后继续调戏蠢狗”

“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去找帕洛斯,说什么老子也不能让他变成后来那么一个玩意”

卡埃

“我吗?大概是,一如既往吧,如果再一次遇上埃米的话,真是最好了吧”

“恩?去找卡米尔,无论他在哪”

鬼莱

“躲开莱娜,无论如何,我希望她可以好好地”

“去找鬼狐大人,无论如何,我希望他刻印活下去”

瑞金

“我?我当然还是要...

如果和恋人身体互换了的话!(上)

名字底下带着下划线的,就是本人,不带的是身体x

ooc


雷安

雷狮很顺手的扯过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看着雷狮躺在床上睡觉打算去洗漱……

等等?雷狮躺在床上???

雷狮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惊吓,摸了摸头发,软软的,长长的……

而且身子尤其是腰和腿,疼的不像话……

今天也是只有雷狮一个人上班,安迷修再一次请假了……

“哟,这么猛的?”凯莉戏谑的挑挑眉毛

安迷修一时间无法作答,顶着雷狮的身子,在校园里行侠仗义???


帕佩

全世界都看见佩利坐在座位上气场冰冷的不像话,而且全身是穿的严严实实的,到时帕洛斯上课回答不出问题来了……

“md!我说了多少遍了!我的身体和...